果然,秋天翩然而至。我手捧着书没有察觉到这讯息。只闻得荷塘里残存的荷香或有或无的萦绕在这条长廊,如一张清秀的面庞在一个暖暖的午后被浅浅的勾绘出来。
她来了,我捧书良久只为这一刻。为这短瞬的会面有一个正当的理由,为恰巧抬头对上她的双眸。而这一切,都被我策划了有一段日子。
初次见她不过是门口的奶茶店。一杯双皮奶,一本一路开花的青春文字。坐在迎着阳光的桌子前,稀疏的刘海被阳光撒点的细碎,有时看去还闪着金色。
我在想:这是谁?该不会是海岳高中的学生?不会恰巧和我一样是高一的新生吧?我疑惑着,一向喜爱一边品原味奶茶,一边散步,一边听歌的我竟也走进店去,挑了一个视角最好的位子坐下。
——女孩在这个角度看去最美。
我沉默着不说话,看着她一身素洁的衣饰。正式小衬衫,一条黑色齐膝裙。在阳光下如同杂志的封面模特。清纯的脸庞,高挺的鼻子,大大眼睛,一个标准的小美女。我心里不禁漾起微波,在阵阵秋风之下,想亲近她。
然而这毕竟是初遇,青春的羞涩让我始终未能得知她的名字。我只盼望着下次相遇,或是在哪个安静的街角撞个满怀,或是在图书馆借书时抬头顿然发现她也在这里。
但风景不一定能如期盛开,约定的岁月不一定正好在青春幻想的最烈时节。
再次见她是在考试的时候。八点的考试,我踩着铃声进入考场。21号,我急忙找到自己的座位,坐下去的那瞬间,抬头发现19号的座位上坐着我朝思暮想的人。
女孩安静的坐在那里,手里拿着杆铅笔在白色纸张上轻轻划着。考场静的出奇,我只听到她笔声沙沙,犹如蝴蝶扇动翅膀,空气被鼓动出一曲华丽的音符。
考完试时,我故意迟走一步,等到考场再无旁人,我走到19号考桌,映入眼帘的是张小沫三个字。好一个馨香的名字。
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她,考试中唯一牵动我的就是那个唯美的身影,成绩我没想太多。反正对于我来说,这些确实是我所不屑的。
这场考的是英语。毫不讳言,我的英语从未及格,但奇迹总是在爱情开得最盛的时候翩然而至,这次我的英语破天荒的及格了。我不禁要感谢起这慈善的老天爷,感谢之余顺便郑重地许了一个愿望——愿我早日认识张小沫。